晌午饭摆上桌的时候,男人女人们合坐一块儿。

  两张八仙桌拼凑在一块儿,小朵和项家本家请过来的两位婶子一块儿烧的饭,每样菜摆上桌的时候都是双份,保证坐在桌上的每一个人都能夹到,都能吃上几筷子。

  胜男大舅倒是跟没事人一样,照例和杨华忠牛贩子他们碰碗喝酒,说着各种劝酒的话。

  新大舅母就没那么自在了,饭桌上很是沉默,端着碗一个劲儿的扒拉饭菜,面前碟子里鸡骨头鱼骨头堆得跟小山似的。

  妇人们心照不宣,尤其是二舅母,更是畅快得不行,在饭桌上客气话也比以前多了很多。

  这让新大舅母恨得边吃边磨牙,好几次咬到了舌头,痛得她翻白眼,捂着嘴巴恨不得掀桌子。

  偏生二舅母也是个人精,哪壶不开提哪壶,“大嫂,你咋捂着嘴巴抽凉气啊?是不是咬到舌头啦?”

  新大舅母摇头。

  “哎呀,你吃饭不要太急嘛,这咬到了舌头可难受了,我以前也咬到过,那可是窝着火的痛呢。”

  就在新大舅母气得快要还击的时候,二舅母主动给大舅母舀了一勺子甜汤,满脸关切的放到她的碗里,并再次‘善意’叮嘱:“来来来,喝口甜汤会好一点儿。”

  新大舅母气得翻白眼,这个哑巴亏她吃了,千万别被她逮住机会。

  灵灵也拿着小碗坐在项父的身边。

  她起初是死活不敢上桌子坐着的,打从生下来就没享受过这种待遇,即便之前在前面两户养父母家,吃饭从来都是让她蹲在灶膛口的。

  后来是项父和小朵他们过来耐心的哄着,鼓励着,灵灵才终于挨着项父身侧坐了下来。

  手里捧着碗筷,埋着头不敢看桌上的人,拿着筷子的手还在颤抖。

  大家伙儿看到灵灵这副样子,都很心疼这孩子。

  项父今日实现了心愿,再次做了爷爷,慈祥的一面全出来了。

  不停的给灵灵夹菜,摸着灵灵的小脑袋瓜笑呵呵的,眼底都是疼爱。

  这看得小朵都有点嫉妒了。

  就算是面对着娇娇,也没咋见过公爹露出这种慈祥的笑容啊,想来在公爹的心中,金南哥的份量比胜男重,连带着这记在金南哥名下的养女的份量都比娇娇重?

  但目光一转,落到灵灵身上时,小朵又恼怒不起来了。

  这孩子实在太招人心疼了,让小朵不由想起了当年的自己和小花,也是这样孤苦无依。

  是爹娘和姐姐给了她们一个温暖的家。

  既然自己是被那样温暖的呵护着长大的,那么,现在自己成年了,也轮到自己把这份善良和温暖再继续传承下去。

  小朵夹了一只大鸡腿放到灵灵碗里,温柔一笑:“尝尝婶子做的鸡腿,可好吃了。”

  新大舅母是第一个放下筷子下桌子的人。

  可是大舅还在那里跟牛贩子他们喝酒,新大舅母过去一遍一遍的催促,说的话一点儿面子都不给。

  后来把大舅给催促的烦了,“你嚷嚷个啥呀,我这还没吃两口饭呢,你吃饱喝足了要回你回!”

  “这可是你说的啊,成,回就回,谁怕谁!”

  新大舅母甩手就跑出了堂屋。

  项父坐在那里哼哼了声,扭过脖子懒得搭理。

 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锦绣农女种田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罪鬼之证只为原作者巅峰小雨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巅峰小雨并收藏锦绣农女种田忙最新章节